首页 我和公公的往事 下章
第一章
 那年,我和丈夫刚确定了恋爱关系,他带我回甘肃老家见他的父母,两位老人对我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十分満意。住了几天,丈夫又带我去见他的那些同学。同学相聚自然是要喝酒,我喝了一点。

 觉得头晕,就提前告退,准备回来睡一觉。走到院子里,见房门虚掩,我不假思索的就推门而入,一只脚刚迈进去,眼前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。

 婆婆半着身子,双手被麻绳反绑着,公公搂着她,一手摸她的R房,一手伸进她的下体。婆婆微闭着眼,轻哼着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我当时傻了,脑子一片空白,怔怔的呆在那里。

 也就几秒钟,我缓过劲来,扭头跑了出去,心里像揣了兔子似的砰砰直跳,脸儿涨红的滚烫…

 我不知道公公怎么会有这种癖好,也许跟他干公安看管犯人有关吧。不管什么原因,反正很长一段时间,公婆的这种‮情调‬方式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,虽然我觉得怪怪的。

 但内心却萌发出一丝的异样感觉。婚后,我曾暗示丈夫也能这样‮情调‬一下,可他根本就没有这种感觉,我也只好作罢。

 一晃八年过去了,军校毕业的丈夫在部队当了参谋,我们的儿子也上了学,日子虽然平淡,但过得踏实。唯一让我们放心不下的是远在老家的公公。两年前,婆婆过世,我们曾提出让公公搬来和我们一起住,也好照顾他。

 起初公公不肯,一是故土难离,换个环境怕生活不习惯。二来婆婆刚去世,公公心情不好。三是怕和我相处不到一起,虽然他没明说,但我看得出来。

 这是他不肯来的主要原因,为了打消他的顾虑,我和回家探亲的丈夫一同登门做工作,公公见我们很诚恳,也就答应了。

 要说起来,公公为人很随和,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而且是个闲不住的人。自打他来后,孩子上学、放学都是他老人家接送,让我省去了很多麻烦。

 平里,一家四口、老少三代,其乐融融的生活让平淡的家庭多了人气和笑声,公公満意,丈夫満意,我也満意。快乐的时光总是觉得过的很快,一个月的探亲假期到了,丈夫又要回部队。

 临走的头天晚上,丈夫扒光了我,骑在我身上,肆意蹂躏着我的身体,说是要把一年的亏空都补上。我兴趣昂然地看着他说:“行,有本事你就弄一宿,别停。”

 丈夫连着做了两次,累得筋疲力尽,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。我笑他说:“这就不行了?有本事起来再干。”丈夫揪着我的房,恶狠狠地说:“你个狐狸,想把你老公掏空呀。”

 第二天一早,乘着公公送孩子上学的空儿,丈夫又来了劲,在客厅的沙发上剥了我的衫子,在我半的身上又摸又捏,又亲又,还开玩笑说,把我这个Sau狐狸样的俊俏老婆撂在家里让他不放心。

 我说有爸爸在家呢,有什么不放心的。正闹着呢,公公走了进来,看到我们小俩口打情骂俏,尴尬地咳嗽了两声,赶紧又出去了,丈夫走后头几天,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同,可时间长了,就有些不自然。

 尤其是孩子睡了、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和公公都感到既寂寞又难堪。公公睡得晚,喜欢看电视,而我也是个”夜猫子“,也喜欢看电视,丈夫在时,一家人说说笑笑,嘻嘻哈哈的。

 可现在就我和公公俩个人,坐在沙发上,眼睛盯着电视,也没什么话可说。公公显的有些坐立不安,一连几天都是进了卧室半天不出来。

 或者等我睡了再出来看电视,看到公公这样,我就只好把电视让他看了,人家都说,老小孩,老小孩,人老了有些事是让人看不懂,就顺着他吧。

 进入四月,天渐渐热起来,我在家穿得很简单,基本上就是一件碎花背心和三角内,大多情况下连R罩也不带,因为我嫌勒得慌。丈夫在家时,我经常就是这一身装束,晃过来晃过去的,也没觉得在公公面前在有什么不方便。

 丈夫不在,我发现公公有时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了,尤其是在我丰満的脯和的大腿上扫过来扫过去,那眼神让我感觉心头一紧。一天夜里,一觉醒来,我听见客厅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。出来一看,公公正光着下身在ZW。

 而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个被捆绑的女人在受男人N待。公公一见我顿时愣住了,随后抓起衣服跑进卧室。当时弄得我満脸通红,就像是我在偷窥别人ZA一样羞臊的不行。

 第二天早上,我像往常一样做好早饭,叫公公起来吃。可一连叫了几声,公公揷着门就是不出来,我草草吃了点,忙送孩子上学。一路上我在想,也许是我们做晚辈的忽视了公公的X需求,以为只要有吃有喝有亲情就够了。

 难怪有几次谈起谁谁找老伴的事,公公的话就特多,兴奋的。晚上下班后,我接着孩子回家,公公还在卧室里,我推了推门,还是反锁着。

 唉,丈夫不在家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孩子睡了,我在公公门外说好话,哄他,可他还是不肯出来,半夜,迷糊糊听见公公卧室的门响,我赶快出来。

 一见公公,我有些心软了,老爷子満脸羞愧,一下子像苍老了好多。我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,忙给他弄吃的。不管我东拉西扯说这说那,公公就是一声不吭。

 临睡觉前,公公说要回老家,我一听就急了,老家的房子已借给别人住了,再说丈夫不在,公公就这么走了,我怎么待?说他老爸ZW被我撞见了,那成了什么了!

 我连声说不行,公公也就不再坚持了,从此,公公的话更少了,但情绪却平稳了不少,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也没多想。一个星期后的一天,我下班回来,迟迟不见公公和孩子,我赶快往学校跑。

 学校早都放学了,就孩子一人站在门口等爷爷,可公公却不知道去了哪里。一回到家,我赶紧到公公的卧室看看,这一看我当时就差点晕过去。公公穿戴整齐地躺在上,闭着眼睛。再一看,头柜上搁着一个安眠药的空瓶子。

 我也没顾上看公公还气,大哭起来,边哭边叫邻居帮忙送公公去医院。公公进了急救室,我浑身虚脫一般瘫在椅子上,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。

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一个老医生出来说脫离危险了,我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。一个护士走出来,瞪了我一眼,对医生悄悄说:“怪不得老人自杀呢,你瞧他儿媳妇长得一脸狐媚样,肯定受N待了。”

 老医生也鄙视地看了我一眼,重重的哼了一声,好像我真N待了老人似的。我有口难辩,就因为我长得漂亮就是不孝不贤淑吗?难道女人漂亮就有罪,就是红颜祸水吗?我委屈的只想哭。

 公公回到了家里静养,我怕他再出什么意外,便请了假,寸步不离陪着他、照顾他,给他讲笑话逗他开心,毕竟年岁不饶人,经这么折腾,他身体有些虚弱了,精神也大不如以前。

 这些,我都不敢告诉丈夫,怎么说啊?怎么说得清啊?搞不好还认为我N待他老爸了呢,我只能小心伺候公公,让他别再…夜晚,公公安详地睡着了,我守在边,看他苍老的面庞,想他心里一定很苦,也很孤独。

 我懊悔自己那天太唐突,不该出来看,要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,一想到这些天公公萎靡不振的样子,我心疼的眼泪止不住出来,眼泪滴在了公公的脸上,他醒来,见我在哭,很慌张。我也不知道怎么了。

 抓住公公的手,轻声地说:“让我看看你那好吗?”没等公公反应过来,我就把手伸到巾被里,摸索到公公的下面。衩里那东西小小的,软软的,像窝成一团的小鸟一样可怜。

 公公一脸窘相,不知如何是好,在我的抚摸下,那小东西慢慢有了感觉,有了点硬度…公公闭上眼睛,任由我摆布。我想他的内心还是渴望得到女人,得到X爱的。可公公那东西实在不怎么样,就那么似硬非硬的,但我看得出公公被摸的很舒服。

 我柔声对他说:“爸,您要是难受,我帮您弄出来吧。”公公摇了摇头。不知道是不想,还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出来的。估计是不出来了,老了就是老了,没办法的事,也就只能看看、摸摸,过个干瘾,解个馋吧。于是我一边着,一边‮弄抚‬着,不一会儿公公就被我摸的起了气,虽然公公有了生理反应。

 但我看得出他还是在刻意压抑自己的需求,毕竟我是他的儿媳妇,公公怎么好意思放得开呢。望着他憋得涨红的脸,我真为他难过。我想了想,既然已经这样了,干脆豁出去了。

 今儿就让公公彻底放松享受一次吧。于是便抓过公公的手来,进我的衣襟里,放在我丰満的R房上。公公好一阵紧张,手僵在那不知如何是好。我说:“没关系的,你摸摸。公公的手这才动起来。

 摸捏着我的房。”我们翁媳就这样相互抚摸着对方。可我还是放心不下公公寻短见的事,一边抚摸他,一边说些宽慰他的话,公公听了也轻松许多。见他心情好了,我心里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。公公的好心情感染了我,于是我又逗他说:“要不,让你痛快一下?”  M.TtBBxS.cOM
上章 我和公公的往事 下章